<\/p>

澳大利亚国防部6月5日发表声明,声称澳空军一架P-8A反潜巡逻机5月26日在南海的世界空域履行例行海上侦查作业时,被一架我国歼-16战斗机阻拦。声明称,我国战机“为了阻拦而做出风险动作,对P-8A飞机及机组人员的安全构成要挟”。澳新任副总理兼国防部长理查德·马尔斯则表明,歼-16其时间隔澳大利亚军机“很近”,并释放了箔条搅扰弹,有部分铝箔被吸入澳军机的引擎内,“十分风险”。<\/p>

很明显,一些要害细节被澳方故意隐秘和回避了。比方事发海域究竟在南海哪个方位,离中方岛礁有多远?他们来这的意图是什么?此外,在阻拦发生前,澳方军机做了什么?其时澳军机离中方军机的间隔是多少,澳方为何不自动发布?澳军方屡次无理无据地诬称解放军操作“不安全、不专业”,但为何总是声高情急却很少展现相关依据?<\/p>

他们当然不会说出这些要害细节,他们也说不得。这让人想起本年2月,澳军方也是一副大张挞伐的姿态,责备我国一艘水兵舰艇“运用激光照耀一架在澳北部空域飞翔的澳军反潜巡逻机”,给澳战士形成“巨大安全要挟”。对此,我国国防部直接发布了澳军机过度挨近进行侦查的视频,而且配发了澳军机投进声呐浮标这一歹意寻衅行为的相片,之后澳方马上就不吭声了。不得不说,澳军方明显习气性地成了“碰瓷专业户”。<\/p>

这次,马尔斯也装出一副“弱者”的姿态,面对着记者的麦克风表明,不会被我国的“恫吓”吓倒。这明显是美西方记者喜爱的声调,澳政客是深谙其道的,专挑他们爱听的说。但是据统计,从本年2月24日至3月11日,澳大利亚空军巡逻机现已累计六次前往台湾以北的东海展开抵近侦查活动。澳政客还动辄对台海问题大放厥词,前防长达顿更是一度叫嚣将跟从美国一同“出动军队台海”。凡此种种,怎么看都难以与“被钳制者”挂钩,却是更像惯于钳制他人的区域小恶霸派头。<\/p>

曩昔澳大利亚在南海问题上相对抑制,这说明它十分清楚南海问题的敏感性。但最近几年,上一届的莫里森政府对华盛顿越贴越紧,在许多范畴都跳到前台,替华盛顿出面寻衅我国,其间军事范畴最为急进。它期望当上华盛顿的“左膀右臂”,并自以为是亚太区域的“署理警长”,哪怕本身才能有限,能穿上马甲过一过协警的瘾也是不错的。说到底,澳方一系列卖力的寻衅行为,除了要演给国内的保守势力看,更多的便是给华盛顿的一种“报告”。<\/p>

堪培拉的这种做法,既不地道也不明智。不管曩昔仍是现在,我国从没有对澳大利亚构成任何要挟。作为澳大利亚十多年来最大的交易同伴,在它遭受世界金融危机冲击时,我国对协助其平稳度过危机起到重要作用。从最近两次舰机事情来看,咱们有必要提示堪培拉,“恐华妄想症”对澳大利亚有百害而无一利。现实也再三证明,越是“脚踏实地”地在华盛顿面前体现,越简单被塞到垫脚石的方位。<\/p>

澳大利亚新政府就任后,澳国内呈现了不少等待改进对华交易联系的声响。近来,澳大利亚学者以联名公开信的方法,呼吁新政府在对华往来中“少一些公开寻衅,多一些世界合作”。咱们也以为,改进中澳联系没有“自动驾驶”形式,要害是堪培拉要拿出实际行动。至少有一点很清楚,谁也不可能一边给华盛顿充任“打手”,一边从我国赚得盆满钵满,世界上没有这样的道理。<\/p>

Author